湛戲_

虽然物是人非却依然怀念当初的感觉

站住,别走

 
 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日月星辉都仿佛黯然失色,只有他傲然天地,令我痴迷。
  抱着对周围人呼喊“忘羡”的好奇走进md,却被一抹紫色的身影独占了全部视线,之后再多笑容再多眼泪都给了他,一直觉得作者对江澄太不公,同是你笔下的孩子,为什么要背负那么多,他那样高傲的人,却只让他流着泪忍下痛苦撑起江家,让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却把金凌健健康康的养大。看到蓝忘机问灵十三年魏无羡剖还金丹救温家残余的同时,可否也站在他的角度,思考他的无助。
  一切的不幸都被人忘却了吗,竟不如那颗不会被他接受的金丹。或者说,除了主角……其他的人,都被判了死刑了吗,到底他们错在哪里!(给那些事出前,便厌恶江澄,如今借机嘲讽的人,我们江澄不稀罕你们的喜欢。)
  
  要被“抄袭”这个词打败了吗,抄袭,并不代表我们对江澄的爱是错误的,觉得被作者蒙在鼓里,替塑造江澄的那个原作者愤怒。抄袭,多恶心的词,但可能还是带入不了浩然剑的江澄,所以害怕,逃避,因为于理,的确是偷来的孩子,害怕爱的是假的人。他在md这个故事里鲜活丰满,给了我那么多清晰的记忆。所以,对mxtx已经无话可说,只能冷眼相待,她做错了是真,舆论的谴责为何不去对她。但对江澄,我不会走,他没有错,我们,也没错。
       如今,眼泪都不知道该不该流,心像堵住一般。就算事实在这,还是舍不得不爱他。再胆怯,也想站出来,为他说句话,错的,是那自私的作者,是她不光彩的行为,不应由江澄去承担一切,这锅不能背啊。我爱的是故事里的他,那么孤独,为什么呀,为什么想离开他,就算天塌下来,万夫所指,也陪着好不好,在他身后为他挡下一切指责。轻轻地说一声“我爱你。”坚定的道一声“我在。”

速打

散了吧,散了也好
上一瞬间的诺言,下一刻就忘了啊
“哥,快点啊,婚礼要开始了”
“嗯,好。”国啊,哥就不等你了,哥等到你长大,等到你成熟,也等到你走远。
金硕珍理了理领带,露出温柔的笑容,接过朴智旻手中的西服外套穿上,站在了红毯上,看着那个披着婚纱笑的甜蜜的人向自己走来。
   田柾国每次活动走红毯时,都会幻想与面前那个穿着礼服光芒万丈的人走在婚礼的红毯上,只是没想到盼来了他与别人的婚讯。不甘,心酸还会有什么。
    “哥,你不等我了吗”
    金南俊看出来柾国的心思,“笑一下,大哥的婚礼别这么沮丧”
      “南俊哥,是不是我有安全感一点,勇敢一点,就不会是这样了”
  “柾国,你对珍哥,什么想法”
  “想法……想牵着他的手光明正大的散步;想在教堂里名正言顺的亲吻他,想在头发花白的时候窝在沙发回忆咱们的歌。可惜只能看他与别人去实现了,哥,很厌恶这些吧,毕竟是同性。”
  “国啊,你看珍哥的眼神太明显了”惊讶于弟弟直白的情话,金南俊也有些控制不住表情。
  “我以后,要收敛了,对吧”
  田柾国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心态看着他最爱的人牵着别人的手说着誓言。
  “柾国,国儿,怎么了?交换戒指了”被一旁的朴智旻推醒,啊,对了,送戒指
  一步,两步……
  几米的距离仿佛走了一个世纪,我能不能奢求让这一刻来的慢一点,慢到让我忘记你,忘记七年的搀扶,十年的陪伴,忘记我曾经那么喜欢一个叫金硕珍的人。
  算了,这种事想他,不免太矫情。
  田柾国把戒指盒打开,缓缓的抬头,对上那人的目光,
  “哥,开始吧”我怎么舍得去破坏你的未来,所以,一定要幸福。
  

Perfume Poisoning(二)

  chapter2   “花店也卖香水吗。”   “嗯,过去跟老师学过一些方法,有剩余的花就会磨成香水。”   田柾国不懂花,但对眼前的人倒有一丝警惕。金硕珍看出了他的防备,“有的花时间越久,毒性会越强哦,田警官。”果不其然看到对方紧张起来严肃的脸,配上大大的眼睛别样的迷人。   “证件上有啊,小警官~”金硕珍笑的没了形象。田柾国忘记了应该作何反应,只觉得眼前的笑容透着故人气息。   “被害人,你见过吗?”   “嗯……买过花。”金硕珍努力的回想,肯定似的点点头。   “大概什么时候。”   “两天前。”   “谢谢。”田柾国在金硕珍周围也闻到了香水味,与王意的不同,淡淡的,平复着他的思绪。   “应当的。”   田柾国还想问些什么,店门的风铃再次响起,“硕珍哥哥!我回来啦,啊,有客人啊。”女孩轻巧的蹦到金硕珍身边,发丝上别着大大的花瓣发卡,白色的连衣裙衬着一张红润的小脸。   “嗯,这是田警官。”   “田……警察叔叔好,我是小予。”小予看向田柾国的视线里除了孩子的好奇还有一丝惊喜。   “乖,要叫哥哥。”金硕珍温柔的摸摸小予的头发。   田柾国眼中闪过一丝不快,好像眼前的人应该只对一个人温柔,是谁?   “那就这样吧,多谢配合,不打扰了。”田柾国敛起情绪,未等金硕珍说话便离开了。   注视着他的背影被夜幕淹没金硕珍才收起笑容,好累啊。   “珍哥哥,死人了呢。”小予捧着包好的花,笑的单纯。   “嗯,走吧,该去送花了,耽误了闵家的单可不好。”金硕珍望向田柾国离开的方向,微微垂眸,“还能回去吗……”   像是无数次姻缘巧合,田柾国不论去那里都能遇到金硕珍,去哪里办案似乎也能经过花店。有时会看到金硕珍闲适的窝在椅子上看书,又或因塞满食物后鼓起的嘴巴,再或者耐心摆弄心爱的花时额头渗出的汗水。他觉得自己不是变态,可那种安心的味道让他不能轻易忽视。好像,多年前,他们本就相识。   案发后十四天,迫于群众恐慌的压力,案组决定对外保密进程,由田柾国和金泰亨继续调查。尸体不得不交还亲属,好在朴智旻留下了血液样本继续分析,更增添了解决的难度。   田柾国的父亲是国家部署警长的消息也不知从哪里传开,大部分人一味认为是他走关系上位。田柾国自然也听到了,他没有反驳,也没有必要,他做警察与父亲没有多大关系,自己知道就好。但年少总会有些不忿。   褪下警服,田柾国在街上散漫的走,放空大脑,从接到这个案子开始脑子不停使唤似的混乱,突然眼前一抹似曾相识的颜色闪过,他下意识的跟上。   金硕珍小心的拐进小路,神情恍惚没有注意到身后跟随的人。   “你怎么来了?”身着素色的女人站在墓碑前,眼里没有几分悲伤,看着捧着花的金硕珍皱了下眉。   “我来看看,你放心,没有带小予。”金硕珍从容的地略过她不善的面色,蹲下来布置好花,   “老师,你害怕吗……”金硕珍对着前面,话却是问向女人,   “……答应你的事,我完成了,小予呢?”金硕珍对上她的视线   “现在还不行。”   尽管天色太暗,田柾国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女人的身份,是那天他见到的被害人的妹妹。   不适时的手机铃声响起,反应再快没快过声波,他在心里骂了金泰亨一顿,硬着头皮走进去。   ――――分割线――――   2018年希望都能离梦想更进一步。

Perfume Poisoning

chapter 1
  田柾国调离原籍,来到耶兰,据说安宁宜人的小城。上任不久却接手一宗案件。镇东街出了命案,死者身体完好,没有丝毫外伤,面部呈死灰色,仿佛血液被抽干。尸检结果更是匪夷所思。
  “柾国,智旻初步鉴定是中毒,但暂时查不出任何至毒物。”金泰亨端着报告细细琢磨,几人都是朋友,他对田柾国的能力非常了解,年纪小做事却很稳重,如果忽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泰亨哥,死者遗物查过没有?家人呢?”田柾国接过手套,有条不紊的翻查着衣物。
  “查过了,钱包完好,手机内联系人也试过了,他还有个妹妹,叫王意,有不在场证明,也没有什么他杀的证据。”
  “这样吧,我去他家走一趟。”说罢,摘下手套便独自驱车走了,
  “唉。”金泰亨有些跟不上他的脑路,还是留在现场等朴智旻分析结果。
  死者住址并不难找,独立的二层别墅,的确不是什么普通人家,田柾国定了定神才敲响了门。过了许久才有人应门,门口一副色彩突兀的画,画中微笑着的女性配上涌上鼻尖浓郁的香水味,不知怎么田柾国有些晕,无意识别开视线微微屏住呼吸。定睛看向开门的女人,看年龄不过三十来岁,眼角一颗泪痣,朴素的针织衫与内厅的豪华略显不搭,田柾国注意到她宽松的衣领下不同与肤色的小片白色,极好的视力分辨出被遮盖的花瓣状胎记,相貌与方才画上的人相似。
  “你好,警察例行公事。您是王意女士吗?”田柾国拿出死者的身份证,
  “刚才有警察打过电话了。对,这是我哥哥。”女人瞥一眼便立刻回答了。
  “你跟你哥哥感情不深?”女人虽哀伤但神色却依然冷静,让田柾国不得不怀疑。
  “也不是,因果循环,也许是报应。”
  田柾国对王意的回答有些惊讶,没有急迫,缓缓道:“能告诉我吗?”王意打量几眼,看着眼前一身警服却洋溢孩子气的年轻警官,放松的笑了笑,“可以。”
  “几年前,他生意有成,答应我将父母接过去,当时我在国外,再接到消息我爸已经去世了,我妈也变的神智不清。我怎么相信他口中的意外。”王意边说着边擦拭桌上的照片,似是疲惫的抬头看看楼上。
  屋子里似有若无的奇特香水味让田柾国感到几分熟悉,“这是什么香味。”
  “是从西街花店配的,店主是个很随和的青年,长相出众所以淡季也会有小姑娘慕名而去,你是新上任的吧。”王意冲着田柾国打趣一笑。
  田柾国挠挠头继续刚才的话题,“嗯,几天前,那以后呢?”
  “之后,他惹了风流债,又得罪不少上层,妻离子散,不得不搬到这里避风头。”
  “你恨他吗?”
  “他仇家多,早有了这一天的准备。”
  “嗯……打扰了。”田柾国沉思片刻,站起身没有再逗留。
  “不会,早点查明凶手也算有个交代。”王意目送着年轻警官离开,收起来笑容。
  田柾国回味着刚才的对话,企图找出一丝漏洞,下意识来到王意指的花店,让他熟悉的香味。“彼之珍果”
  简朴的木门上风铃叮咚作响,窝在摇椅上吃着蛋糕的男人立刻坐起来,用力太猛,蛋糕糊了一嘴,有些懵的看着田柾国,眼底的情绪复杂。
  田柾国被此时这人呆呆的样子萌到了。宽肩细腰,随意的套着白色连帽衫,微厚的唇瓣沾着奶油,黑色顺毛乖巧的贴在额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田柾国微微红了脸,“那个,请问你认识东街的王意女士吗?”
  对面的人愣子一下,旋即绽开了笑容,“嗯,是常客了。你好,我是店主金硕珍。
――――分割线――
文中地名瞎扯,大概中长篇幅,更新肥肠慢@
  

[宜嘉]皇上 谁傲娇?

改编自耽美歌曲的背景
文子轩&叶洛洛《皇上  谁傲娇?》(觉得很好玩就扩展下)
   冷淡尚书段  ×妄图反攻嘎

雍容华贵的皇宫里匆忙的脚步来回穿梭,似乎没有人留意后花园里几只已经稍稍伸出墙头的杏花。王嘉尔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中爬上一棵较为壮实的,伸手便折断一支夹着露水的杏花,略显厚重的外袍被细枝钩住,整个人笨拙的动动身子,却被拉的更紧,下面的人群早就吓的不得了,“皇上,您快下来吧,危险!”
“丞相,这怎么办呐,段大人快过来了!”一边的小妃子紧张的直哆嗦,朴珍荣内心白了一眼,你是贵妃注意点形象好不。刚想上去“救”人,段宜恩先一步从内殿大步走来,得,我还是看戏吧。
王嘉尔正疑惑刚才叽叽喳喳的人群怎么没了动静,低头就撞进段宜恩毫无波澜的眼眸。赶忙装出严肃的表情,“额(,,Ծ‸Ծ,,)爱卿忙完了啊”
“陛下,不下来吗。”
“下,马上下…………怎么下”欲哭无泪的捋一把垂下来发丝,没了一只手的支撑猛地向下倒,段宜恩眼疾手快接住掉下来的人,
“今日的书看完了吗,在范说你又没去练武,桌上的奏折打开过吗……”突然冒出一堆数落,怀中原本害羞的对手指的人立刻跳下来准备溜走,又被逮了回来“哎呀,你怎么这么唠叨。”
“文武双全你有哪个?再废话就不是蹲墙角抄几遍了”段宜恩将王嘉尔头发上沾上的树叶拂去,盯着眼前低着头一副小媳妇样的人
“我有你啊,”王嘉尔满脸委屈的瞅瞅段宜恩,等了半天有些不耐烦的看向他,却发现一双满含笑意的眼睛,顿时被迷的入了神“我男人就这么好看!”当然没说出口。
段宜恩忍不住拍拍自家小皇帝的脑袋“走吧,还有一堆奏折没处理呢。”
“嗯?不要,好不容易出来才不要回去。”
“那你想怎样,”
“我……哎?!这个孩子是谁,长的甚合朕心呐。”猛地发现斑斑身边带着个清秀的少年,立刻忽视了段宜恩的问话,而后眼神一转悄悄对坐在一边数花瓣的朴珍荣使了个眼色。
  “回陛下,这是王文王大人家的侍童。”朴珍荣顺着话头瞥一眼斑斑,被点名的男子瞪大了眼,“什么鬼,嘉尔哥失忆了?传太医啊……”
珍荣恨铁不成钢的掐了他一把,斑斑疼得倒吸一口气,又瞄一眼王嘉尔的奸笑,好吧,懂了,但是……宜恩哥知道了我真的会被打死的。。。
“怎么了斑斑,私下不用这么礼节,不如……把他给我吧。”说着随意的抬起身旁少年的下巴,
“额……陛下钟意就好。”我去,宜恩哥你别看我呀,你来看看这两个人盯我的表情,哎呦,有谦米救命啊>_
段宜恩从听到王嘉尔略带轻浮的语气就料到他的把戏,但注意王嘉尔乱动的手神情顿时冷下来。“后宫那么多佳丽,还不够?”
“你知道那都是做戏嘛,都把他们当姐妹的。”
先前装作赏花的嫔妃们瞬间安静。我叫你哥哥了,知道你们恩爱,但是这些你们私下说就好了嘛,不要当着我们这样好不。。。
王嘉尔没搭理她们,手伸到了少年衣襟处,“唉?怎么解不开呢”
而乖乖站着的少年更被吓的动也不敢动,倒不是被眼前这个忙着解自己衣服的皇帝,废话,这衣服本来也没盘扣,说是勾搭自己,心早飞身后那个正用眼神杀人的人去了,感觉已经被千刀万剐了,咱还是自救吧。
“皇上,这不合规矩,奴婢先退下了!”
“唉!怕什么呀,那,那个姑娘你过来。”
段宜恩也跟着王嘉尔指的方向看过去,冷笑一声,所有人如临大敌般“噌”就不见了。只有斑斑
和朴珍荣还抱个手靠在树上聊天,“段大人,你把人都吓跑了”朴珍荣弹掉衣服上的灰尘,对着段宜恩不怀好意的笑笑。
“你不是还要准备清剿山贼的事,很闲?”
“走为上计。”留给王嘉尔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慢悠悠地闪了人,斑斑回过神发现周围就自己一个人,而剩下的两个人齐刷刷的望过来,“喂!珍荣哥等等我啊!”
等两个人没了影,王嘉尔才反应过来刚才珍荣的意思,“朴珍荣你又坑我!”不过后来也被他忘到脑后了。段宜恩对王嘉尔的发愣有些气恼,“人都走了,还看?”
“唉,真可惜。”王嘉尔无意识的回答。
段宜恩的脸色又冷了几分,“可惜什么。”
“衣服好看……”
原来吃味的表情立刻笑出了尖尖的虎牙,
王嘉尔有些疑惑“你笑……什……么”话停留在嘴边被眼前人的笑容镇住,已经西下的余晖洒在段宜恩身上,有种似虚似幻的仙气,王嘉尔在被段宜恩拎到书桌前还一直沉浸在刚才的美景中。
“今日的奏章我替你先过了一遍,这是比较紧急的,需要你再审一遍。”段宜恩认真地把奏本一页页翻到原先批注过的地方。
“你都看过了就说明已经决定好了嘛,我不想看了~”
“那怎么行。”
“你帮我吧,我替你研磨,好不好~”
承认又被自家小皇帝萌到了,段宜恩勾起嘴角执笔开始审批。
王嘉尔也很认真,不过是在很认真对着段宜恩犯花痴罢了,啊,好想亲一口,不行!今天一定要反攻>_
王嘉尔擦一把口水,“宜恩呐。”
“嗯?”正皱着眉头思考的人轻应了一声,回过头就被暖融融的一团补上来,唇上一片柔软,王嘉尔闭着眼认真地吻着,段宜恩却有点搞不清楚他的目的,但在恋人面前,谁要做柳下惠呢?王嘉尔有些开心,自己的计划还是很成功的。
  马上要滚到床上时,段宜恩先松开了对方,“臣,做不到。”
    王嘉尔迷迷糊糊的被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人弄得不知所措,怎么突然生分了……还做不到,“这到底是谁在傲娇嘛!”越想越气,干脆占了床铺一半,正准备跟周公相会,窗户被人猛地撞开,随后一团黑影量出刀直奔床上的人刺去。段宜恩推开身边的人与刺客过起招,然而王嘉尔还没等坐起来,人已经被放倒了。
“武功这么高啊”王嘉尔顿时感觉不太妙,忐忑的干笑几声,暗叫糟糕,“难道……朕的反攻没戏了……”
纠结的样子落到了段宜恩眼中,“嘉嘉!伤到哪里了吗?”
  被这声询问吓到回神,发觉段宜恩焦急到有些慌乱的动作,主动抱住还在检查自己身体的人“我没事。”被抱住的人有些诧异,还是回抱住怀里的人,烛光映的添几分温情。
“话说……段宜恩你做礼部尚书真的有点屈才。”
“……”
     “风平浪静”的几天过去,段宜恩先一步叫醒小皇帝早起上朝,而后独自回到自己的住所,房中已经有人等候,见到段宜恩便立刻行礼进入正事,“禀告大人,江州司马王大人和宣城太守金大人……私奔了”
“哦?最”段宜恩憋着笑,示意那人继续。
“额……朴丞相被山贼掳跑,林将军已经飞奔去寻了,还有……啊,您的崔侍郎称病请了几天假,说是闪了腰。”
段宜恩差点没忍住一口茶喷出来,荣宰什么时候有对象了?
“最近新奇的事还真不少,皇上知道么”
“应该在上报。”
“嗯,下去吧。”
眼见人退下,段宜恩才去到正殿,心里还在感叹春天到了啊。刚到殿门口已经听到某人发飙时高八度的烟嗓,而满朝文武已经全乱了套,无奈的摇摇头正直向里走。
“段大人来了,让道!让道!”
朝上的大臣们立刻闪出路让段宜恩过去(拜托,你们官差不多唉)
“大胆,放肆!朕的江州司马和宣城太守私奔竟然不通知朕一声,真是太可恶了!”王嘉尔没注意到段宜恩,仍撅着嘴不停抱怨。
“咳咳”段宜恩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才让王嘉尔发现,
大殿上的人都已经见怪不怪,宫中段大人说话更管事是人尽皆知的,于是看到段宜恩示意退朝后早跑没了影。
“怎么了?”段宜恩还是恭敬的行了礼,
“说好的我看着长大的呢,斑斑和有谦竟然都不通知我!”
“过不了几天会回来的,一时兴起而已。”
“也对,可是还是好气啊!”
〖“哦?难道皇上对臣有所不满”段宜恩调笑看着满腹委屈发不出的王嘉尔,
被盯的人自顾自继续抱怨,“当然不满,朕是九五至尊,一国之君,整个宫里朕‘最大’所以朕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要在,上面!”一口气说完才意识到赌气说了什么的王陛下,还是装出气势满满地瞪着段宜恩。
“呵,您是陛下,陛下,必下,您从来也没上来过,臣身为礼部尚书,礼“上”往来,体力活还是臣来做吧。”
王嘉尔一时被段宜恩的黄腔堵的说不出话来,“既然爱卿如此顽固,那么,有朝一日如果朕不能感化爱卿的话,朕一定会……来人呐,救命啊,非礼啊!”
“陛下,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我们,来日方长。”〗[括号内对话来自原歌词]
王嘉尔向后退了几步,什么鬼?!正想怎么逃跑呢,又突然想到什么,“珍荣是怎么回事,不会有危险吧?”
“在范早就去追了,不用怕”
“这样啊,小七呢?”
“可能,有心上人了”
王陛下表示被喂了一嘴狗粮,并且遭到了背叛,尤其是看着人家腻腻歪歪,不由嫌弃段宜恩的冷淡,不满的嘟起嘴,段宜恩看穿了王嘉尔的心思,“羡慕了”
“没有啊,我就表达一下对他们的愤怒。”
“那我们继续。”
“啊!唔……”惊讶的口型更方便唇舌侵入,略带占有又温柔的段宜恩,让王嘉尔着了迷,醉了心。一夜缱绻
(俗话说的好,非礼勿视……关键是……不会开车>_
“如果我不是皇帝,你不是尚书,是不是就能像百姓一样厮守?”
“记得你跟我说过什么吗,你说你想让人民不再活的水深火热,想看到盛世太平,安居乐业。况且,我们一直在一起,不是吗?”
“嗯,我知道的”
“乖,睡吧,我会永远陪着你”
用我的余生,替你守好江山画图,伴你到生命尽头。
你只要知道,我在便好。
“好,一辈子。”
第二日早朝,喜闻乐见的,金大人与王大人回来了,笑的甚是甜蜜,林将军与段尚书也是神情气爽,心情颇好,不知道在聊着什么。而主角小皇帝和朴丞相以一种极为怪异的姿势进来,朝上的人也识相的装作看不到。
“珍荣啊,你木事吧,”
“还行,还没到山寨口就被他拉回来了。”
“那就好”
“你怎么着,跟你家尚书大人解开心结了”
“嗯!唉?荣宰呢?”
人群中弱弱的传出了一声“皇上,我在这儿呢,”荣宰心中是崩溃的,谁告诉我一下,怎么才请假几天,这几对要闪瞎我么!还有,你们什么眼神,我真的是闪到腰了啊喂!
后来呀,七个人仍旧如最初一般打打闹闹,每个人都是幸福的笑着。抵不过岁月悠悠,大不了一起白首,只要一直一直是一起的……

*我也布吉岛写的啥了,听这首歌很萌就写出来了,感觉写的乱七八糟的,凑活凑活吧              (๑•́ ₃•̀๑)我果然更适合看文,不适合写

冬暖

  (ˉ﹃ˉ)宝宝们次糖啦     四副  夹杂一八
  洒家有些郁闷所以来点甜的抚慰吾受伤的小心灵
  文笔差,性格把握不好,表打我啦(反正打不着→_→)
  情节略显老套…

  
  年关将至,二月红忙着打点府中大大小小的事务,夫人丫头也在准备糕点食材,二爷本来也疼徒弟,忙的不可开交也就对陈皮的小动作视而不见。可怜陈皮本想帮他师娘检查食材,只是貌似不大顺利,尤其桃花觉得很碍事……
  “陈皮,你快放下!那是要煮的。”
           “啊?嗷”陈皮听话乖乖放下。
     “等等,那是准备给五爷的,你吃什么!”桃花赶忙夺下
     “不是喂狗的吧?”看到桃花无奈的点头,陈皮顿时生无可恋,立马跑出去吐。
  桃花递去水:“唉~你还挑食,三寸钉待遇可比你好多了。”
  “……”
  丫头和二月红看不下去商量了下,把陈皮叫来:“陈皮啊,我和你师傅说了,你在厨房也帮不上什么忙,想让你出门多置办些年货,年后给其他几门送去。”
  “知道了师娘。”虽然不怎么情愿,好歹师傅师娘的任务还是得认真完成,于是陈皮很高兴的答应了,然后拿着二月红写的单子开始一家一家买,为什么买没直接武力镇压呢,大过年的,陈皮自己也觉得做个乖孩子比较好(棠:没看出哪里乖╯﹏╰     陈皮:嗯?不乖    棠:你看,武力威胁了吧!等等,有话好说)
  新年的长沙仍旧湿冷,稀薄的云映衬的更冷清。巡街的却没疏忽,张副官认真的穿梭在各个街道,心里其实有些孤单,不是不想回东北看看,但自家佛爷都没停下工作,自己怎么好意思休息。另一边陈皮已经被这啥都有的纸条弄得头晕,走出店门看到张副官转身和士兵说了什么,一群人顿时放松,都道了声谢四下离开,张副官独自走向一家买糖油粑粑的摊位。突然想起张日山是东北人,有些气愤,他家佛爷不给放假吗?心里想着他的事还是少管,脚还是向他走去
  “小副官怎么没在张启山身边侯着?”陈皮装着无所谓的说
     听到熟悉的声音张副官心下一动,又听他直呼佛爷姓名皱了皱眉:“佛爷忙着公务准备过年了。”
   “他在这过年?”不知怎么,陈皮有点期待。
    “嗯,应该是和八爷一起过。”张副官脸上闪过一丝落寞。 还是被陈皮发觉,以为是张日山因为张启山和齐八爷在一起自己没戏才失落,压下内心的不爽,邪笑一声:“不如,咱俩凑合过吧。”副官愣在哪里没回话,气氛尴尬到极点。过了好一会,张副官才回过神,然后笑的明媚:“说的好像没人要一样。”
  张启山一路听着齐铁嘴叽叽喳喳说这哪个店铺的货品更实惠,虽然被吵的紧但心里暖暖的,有个人陪果然更有家的感觉。看着某人不停动的嘴想立刻吻上,欣赏他脸红扑扑的囧样,这么想的入了神,直到身边人使劲拽他的衣服,才顺着他的目光瞧见副官和陈皮在大街上大眼瞪小眼,只听齐铁嘴说“他俩绝对有戏。”
        于是拉着齐铁嘴走到两人身边,张副官看见佛爷过来点头行了礼,张启山摆了摆手对副官说:“你明天回东北把这封信交给张家管家,顺便待几天吧。”张日山眼神一亮,“是,谢佛爷!”说完,齐铁嘴道了别,跟张启山转身走开,走远了八爷才停下问张启山:“怎么让副官回东北?不管陈皮了?”
      “谁说的,明天你就知道了。”说着裹紧对方的衣服,握住他冻凉的手慢慢往回走。
  这边陈皮脸色一暗,瞥见张日山欣喜的脸,又感到莫名的满足,小副官也想家吧,就像自己把师傅师娘当家人一样。看着看着自己也笑了起来。
  副官发觉失态,嘴角动了动想说些什么,抬头先醉在了对方带着宠溺的笑容里,心中好像有什么开始发芽长大。两人一路无话,各怀心事,直到分别时张日山先开了口,“橘子皮,回去吧。”
  “明天……我”陈皮盯着副官的眼睛突然顿住,
    “怎么了?”等了好久没听到下句张日山疑惑的看着他。眼看陈皮就这么贴了上来,一个简单的拥抱,两个人却仿佛都已明了,“小副官,明天我去送你啊?”陈皮就着抱着的姿势在副官耳边说。
  “知道了。”张日山也控制不住嘴角的弧度,由它去吧。
  次日,火车站里,副官帮陈皮顺了顺凌乱的头发,轻声道:“橘子皮,我们不要凑合过。”这次换陈皮愣住,攥紧了拳头,那昨晚只是自己一厢情愿?小皮皮觉得行动更有用,掰过那人的头附上了唇,霸道的吸吮却不深入,再渐渐换为温柔的舔舐,撬开齿关,副官不服输般抵回去,唇舌纠缠过后,默契的分开。
  陈皮一脸你不也很热情的得意,张副官平复了气息,微微红着脸道:“我是说,明明是天生一对!”
   后来怎么样?当然是副官回来后小橘皮抱得副官归啦,然后多了一对闪瞎眼的,你懂的
  二爷和夫人表示终于有人栓住陈皮了,而八爷则很淡定地拽着佛爷看戏,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
  这个冬天,感觉很暖啊
  
  
  我:各位看官,不和胃口请海涵表打我。
  真心觉得小皮皮和小副官很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