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戲_

虽然物是人非却依然怀念当初的感觉

Perfume Poisoning

chapter 1
  田柾国调离原籍,来到耶兰,据说安宁宜人的小城。上任不久却接手一宗案件。镇东街出了命案,死者身体完好,没有丝毫外伤,面部呈死灰色,仿佛血液被抽干。尸检结果更是匪夷所思。
  “柾国,智旻初步鉴定是中毒,但暂时查不出任何至毒物。”金泰亨端着报告细细琢磨,几人都是朋友,他对田柾国的能力非常了解,年纪小做事却很稳重,如果忽视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泰亨哥,死者遗物查过没有?家人呢?”田柾国接过手套,有条不紊的翻查着衣物。
  “查过了,钱包完好,手机内联系人也试过了,他还有个妹妹,叫王意,有不在场证明,也没有什么他杀的证据。”
  “这样吧,我去他家走一趟。”说罢,摘下手套便独自驱车走了,
  “唉。”金泰亨有些跟不上他的脑路,还是留在现场等朴智旻分析结果。
  死者住址并不难找,独立的二层别墅,的确不是什么普通人家,田柾国定了定神才敲响了门。过了许久才有人应门,门口一副色彩突兀的画,画中微笑着的女性配上涌上鼻尖浓郁的香水味,不知怎么田柾国有些晕,无意识别开视线微微屏住呼吸。定睛看向开门的女人,看年龄不过三十来岁,眼角一颗泪痣,朴素的针织衫与内厅的豪华略显不搭,田柾国注意到她宽松的衣领下不同与肤色的小片白色,极好的视力分辨出被遮盖的花瓣状胎记,相貌与方才画上的人相似。
  “你好,警察例行公事。您是王意女士吗?”田柾国拿出死者的身份证,
  “刚才有警察打过电话了。对,这是我哥哥。”女人瞥一眼便立刻回答了。
  “你跟你哥哥感情不深?”女人虽哀伤但神色却依然冷静,让田柾国不得不怀疑。
  “也不是,因果循环,也许是报应。”
  田柾国对王意的回答有些惊讶,没有急迫,缓缓道:“能告诉我吗?”王意打量几眼,看着眼前一身警服却洋溢孩子气的年轻警官,放松的笑了笑,“可以。”
  “几年前,他生意有成,答应我将父母接过去,当时我在国外,再接到消息我爸已经去世了,我妈也变的神智不清。我怎么相信他口中的意外。”王意边说着边擦拭桌上的照片,似是疲惫的抬头看看楼上。
  屋子里似有若无的奇特香水味让田柾国感到几分熟悉,“这是什么香味。”
  “是从西街花店配的,店主是个很随和的青年,长相出众所以淡季也会有小姑娘慕名而去,你是新上任的吧。”王意冲着田柾国打趣一笑。
  田柾国挠挠头继续刚才的话题,“嗯,几天前,那以后呢?”
  “之后,他惹了风流债,又得罪不少上层,妻离子散,不得不搬到这里避风头。”
  “你恨他吗?”
  “他仇家多,早有了这一天的准备。”
  “嗯……打扰了。”田柾国沉思片刻,站起身没有再逗留。
  “不会,早点查明凶手也算有个交代。”王意目送着年轻警官离开,收起来笑容。
  田柾国回味着刚才的对话,企图找出一丝漏洞,下意识来到王意指的花店,让他熟悉的香味。“彼之珍果”
  简朴的木门上风铃叮咚作响,窝在摇椅上吃着蛋糕的男人立刻坐起来,用力太猛,蛋糕糊了一嘴,有些懵的看着田柾国,眼底的情绪复杂。
  田柾国被此时这人呆呆的样子萌到了。宽肩细腰,随意的套着白色连帽衫,微厚的唇瓣沾着奶油,黑色顺毛乖巧的贴在额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田柾国微微红了脸,“那个,请问你认识东街的王意女士吗?”
  对面的人愣子一下,旋即绽开了笑容,“嗯,是常客了。你好,我是店主金硕珍。
――――分割线――
文中地名瞎扯,大概中长篇幅,更新肥肠慢@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