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戲_

虽然物是人非却依然怀念当初的感觉

Perfume Poisoning(二)

  chapter2   “花店也卖香水吗。”   “嗯,过去跟老师学过一些方法,有剩余的花就会磨成香水。”   田柾国不懂花,但对眼前的人倒有一丝警惕。金硕珍看出了他的防备,“有的花时间越久,毒性会越强哦,田警官。”果不其然看到对方紧张起来严肃的脸,配上大大的眼睛别样的迷人。   “证件上有啊,小警官~”金硕珍笑的没了形象。田柾国忘记了应该作何反应,只觉得眼前的笑容透着故人气息。   “被害人,你见过吗?”   “嗯……买过花。”金硕珍努力的回想,肯定似的点点头。   “大概什么时候。”   “两天前。”   “谢谢。”田柾国在金硕珍周围也闻到了香水味,与王意的不同,淡淡的,平复着他的思绪。   “应当的。”   田柾国还想问些什么,店门的风铃再次响起,“硕珍哥哥!我回来啦,啊,有客人啊。”女孩轻巧的蹦到金硕珍身边,发丝上别着大大的花瓣发卡,白色的连衣裙衬着一张红润的小脸。   “嗯,这是田警官。”   “田……警察叔叔好,我是小予。”小予看向田柾国的视线里除了孩子的好奇还有一丝惊喜。   “乖,要叫哥哥。”金硕珍温柔的摸摸小予的头发。   田柾国眼中闪过一丝不快,好像眼前的人应该只对一个人温柔,是谁?   “那就这样吧,多谢配合,不打扰了。”田柾国敛起情绪,未等金硕珍说话便离开了。   注视着他的背影被夜幕淹没金硕珍才收起笑容,好累啊。   “珍哥哥,死人了呢。”小予捧着包好的花,笑的单纯。   “嗯,走吧,该去送花了,耽误了闵家的单可不好。”金硕珍望向田柾国离开的方向,微微垂眸,“还能回去吗……”   像是无数次姻缘巧合,田柾国不论去那里都能遇到金硕珍,去哪里办案似乎也能经过花店。有时会看到金硕珍闲适的窝在椅子上看书,又或因塞满食物后鼓起的嘴巴,再或者耐心摆弄心爱的花时额头渗出的汗水。他觉得自己不是变态,可那种安心的味道让他不能轻易忽视。好像,多年前,他们本就相识。   案发后十四天,迫于群众恐慌的压力,案组决定对外保密进程,由田柾国和金泰亨继续调查。尸体不得不交还亲属,好在朴智旻留下了血液样本继续分析,更增添了解决的难度。   田柾国的父亲是国家部署警长的消息也不知从哪里传开,大部分人一味认为是他走关系上位。田柾国自然也听到了,他没有反驳,也没有必要,他做警察与父亲没有多大关系,自己知道就好。但年少总会有些不忿。   褪下警服,田柾国在街上散漫的走,放空大脑,从接到这个案子开始脑子不停使唤似的混乱,突然眼前一抹似曾相识的颜色闪过,他下意识的跟上。   金硕珍小心的拐进小路,神情恍惚没有注意到身后跟随的人。   “你怎么来了?”身着素色的女人站在墓碑前,眼里没有几分悲伤,看着捧着花的金硕珍皱了下眉。   “我来看看,你放心,没有带小予。”金硕珍从容的地略过她不善的面色,蹲下来布置好花,   “老师,你害怕吗……”金硕珍对着前面,话却是问向女人,   “……答应你的事,我完成了,小予呢?”金硕珍对上她的视线   “现在还不行。”   尽管天色太暗,田柾国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女人的身份,是那天他见到的被害人的妹妹。   不适时的手机铃声响起,反应再快没快过声波,他在心里骂了金泰亨一顿,硬着头皮走进去。   ――――分割线――――   2018年希望都能离梦想更进一步。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