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戲_

虽然物是人非却依然怀念当初的感觉

冬暖

  (ˉ﹃ˉ)宝宝们次糖啦     四副  夹杂一八
  洒家有些郁闷所以来点甜的抚慰吾受伤的小心灵
  文笔差,性格把握不好,表打我啦(反正打不着→_→)
  情节略显老套…

  
  年关将至,二月红忙着打点府中大大小小的事务,夫人丫头也在准备糕点食材,二爷本来也疼徒弟,忙的不可开交也就对陈皮的小动作视而不见。可怜陈皮本想帮他师娘检查食材,只是貌似不大顺利,尤其桃花觉得很碍事……
  “陈皮,你快放下!那是要煮的。”
           “啊?嗷”陈皮听话乖乖放下。
     “等等,那是准备给五爷的,你吃什么!”桃花赶忙夺下
     “不是喂狗的吧?”看到桃花无奈的点头,陈皮顿时生无可恋,立马跑出去吐。
  桃花递去水:“唉~你还挑食,三寸钉待遇可比你好多了。”
  “……”
  丫头和二月红看不下去商量了下,把陈皮叫来:“陈皮啊,我和你师傅说了,你在厨房也帮不上什么忙,想让你出门多置办些年货,年后给其他几门送去。”
  “知道了师娘。”虽然不怎么情愿,好歹师傅师娘的任务还是得认真完成,于是陈皮很高兴的答应了,然后拿着二月红写的单子开始一家一家买,为什么买没直接武力镇压呢,大过年的,陈皮自己也觉得做个乖孩子比较好(棠:没看出哪里乖╯﹏╰     陈皮:嗯?不乖    棠:你看,武力威胁了吧!等等,有话好说)
  新年的长沙仍旧湿冷,稀薄的云映衬的更冷清。巡街的却没疏忽,张副官认真的穿梭在各个街道,心里其实有些孤单,不是不想回东北看看,但自家佛爷都没停下工作,自己怎么好意思休息。另一边陈皮已经被这啥都有的纸条弄得头晕,走出店门看到张副官转身和士兵说了什么,一群人顿时放松,都道了声谢四下离开,张副官独自走向一家买糖油粑粑的摊位。突然想起张日山是东北人,有些气愤,他家佛爷不给放假吗?心里想着他的事还是少管,脚还是向他走去
  “小副官怎么没在张启山身边侯着?”陈皮装着无所谓的说
     听到熟悉的声音张副官心下一动,又听他直呼佛爷姓名皱了皱眉:“佛爷忙着公务准备过年了。”
   “他在这过年?”不知怎么,陈皮有点期待。
    “嗯,应该是和八爷一起过。”张副官脸上闪过一丝落寞。 还是被陈皮发觉,以为是张日山因为张启山和齐八爷在一起自己没戏才失落,压下内心的不爽,邪笑一声:“不如,咱俩凑合过吧。”副官愣在哪里没回话,气氛尴尬到极点。过了好一会,张副官才回过神,然后笑的明媚:“说的好像没人要一样。”
  张启山一路听着齐铁嘴叽叽喳喳说这哪个店铺的货品更实惠,虽然被吵的紧但心里暖暖的,有个人陪果然更有家的感觉。看着某人不停动的嘴想立刻吻上,欣赏他脸红扑扑的囧样,这么想的入了神,直到身边人使劲拽他的衣服,才顺着他的目光瞧见副官和陈皮在大街上大眼瞪小眼,只听齐铁嘴说“他俩绝对有戏。”
        于是拉着齐铁嘴走到两人身边,张副官看见佛爷过来点头行了礼,张启山摆了摆手对副官说:“你明天回东北把这封信交给张家管家,顺便待几天吧。”张日山眼神一亮,“是,谢佛爷!”说完,齐铁嘴道了别,跟张启山转身走开,走远了八爷才停下问张启山:“怎么让副官回东北?不管陈皮了?”
      “谁说的,明天你就知道了。”说着裹紧对方的衣服,握住他冻凉的手慢慢往回走。
  这边陈皮脸色一暗,瞥见张日山欣喜的脸,又感到莫名的满足,小副官也想家吧,就像自己把师傅师娘当家人一样。看着看着自己也笑了起来。
  副官发觉失态,嘴角动了动想说些什么,抬头先醉在了对方带着宠溺的笑容里,心中好像有什么开始发芽长大。两人一路无话,各怀心事,直到分别时张日山先开了口,“橘子皮,回去吧。”
  “明天……我”陈皮盯着副官的眼睛突然顿住,
    “怎么了?”等了好久没听到下句张日山疑惑的看着他。眼看陈皮就这么贴了上来,一个简单的拥抱,两个人却仿佛都已明了,“小副官,明天我去送你啊?”陈皮就着抱着的姿势在副官耳边说。
  “知道了。”张日山也控制不住嘴角的弧度,由它去吧。
  次日,火车站里,副官帮陈皮顺了顺凌乱的头发,轻声道:“橘子皮,我们不要凑合过。”这次换陈皮愣住,攥紧了拳头,那昨晚只是自己一厢情愿?小皮皮觉得行动更有用,掰过那人的头附上了唇,霸道的吸吮却不深入,再渐渐换为温柔的舔舐,撬开齿关,副官不服输般抵回去,唇舌纠缠过后,默契的分开。
  陈皮一脸你不也很热情的得意,张副官平复了气息,微微红着脸道:“我是说,明明是天生一对!”
   后来怎么样?当然是副官回来后小橘皮抱得副官归啦,然后多了一对闪瞎眼的,你懂的
  二爷和夫人表示终于有人栓住陈皮了,而八爷则很淡定地拽着佛爷看戏,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
  这个冬天,感觉很暖啊
  
  
  我:各位看官,不和胃口请海涵表打我。
  真心觉得小皮皮和小副官很配啊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