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戲_

虽然物是人非却依然怀念当初的感觉

[宜嘉]皇上 谁傲娇?

改编自耽美歌曲的背景
文子轩&叶洛洛《皇上  谁傲娇?》(觉得很好玩就扩展下)
   冷淡尚书段  ×妄图反攻嘎

雍容华贵的皇宫里匆忙的脚步来回穿梭,似乎没有人留意后花园里几只已经稍稍伸出墙头的杏花。王嘉尔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中爬上一棵较为壮实的,伸手便折断一支夹着露水的杏花,略显厚重的外袍被细枝钩住,整个人笨拙的动动身子,却被拉的更紧,下面的人群早就吓的不得了,“皇上,您快下来吧,危险!”
“丞相,这怎么办呐,段大人快过来了!”一边的小妃子紧张的直哆嗦,朴珍荣内心白了一眼,你是贵妃注意点形象好不。刚想上去“救”人,段宜恩先一步从内殿大步走来,得,我还是看戏吧。
王嘉尔正疑惑刚才叽叽喳喳的人群怎么没了动静,低头就撞进段宜恩毫无波澜的眼眸。赶忙装出严肃的表情,“额(,,Ծ‸Ծ,,)爱卿忙完了啊”
“陛下,不下来吗。”
“下,马上下…………怎么下”欲哭无泪的捋一把垂下来发丝,没了一只手的支撑猛地向下倒,段宜恩眼疾手快接住掉下来的人,
“今日的书看完了吗,在范说你又没去练武,桌上的奏折打开过吗……”突然冒出一堆数落,怀中原本害羞的对手指的人立刻跳下来准备溜走,又被逮了回来“哎呀,你怎么这么唠叨。”
“文武双全你有哪个?再废话就不是蹲墙角抄几遍了”段宜恩将王嘉尔头发上沾上的树叶拂去,盯着眼前低着头一副小媳妇样的人
“我有你啊,”王嘉尔满脸委屈的瞅瞅段宜恩,等了半天有些不耐烦的看向他,却发现一双满含笑意的眼睛,顿时被迷的入了神“我男人就这么好看!”当然没说出口。
段宜恩忍不住拍拍自家小皇帝的脑袋“走吧,还有一堆奏折没处理呢。”
“嗯?不要,好不容易出来才不要回去。”
“那你想怎样,”
“我……哎?!这个孩子是谁,长的甚合朕心呐。”猛地发现斑斑身边带着个清秀的少年,立刻忽视了段宜恩的问话,而后眼神一转悄悄对坐在一边数花瓣的朴珍荣使了个眼色。
  “回陛下,这是王文王大人家的侍童。”朴珍荣顺着话头瞥一眼斑斑,被点名的男子瞪大了眼,“什么鬼,嘉尔哥失忆了?传太医啊……”
珍荣恨铁不成钢的掐了他一把,斑斑疼得倒吸一口气,又瞄一眼王嘉尔的奸笑,好吧,懂了,但是……宜恩哥知道了我真的会被打死的。。。
“怎么了斑斑,私下不用这么礼节,不如……把他给我吧。”说着随意的抬起身旁少年的下巴,
“额……陛下钟意就好。”我去,宜恩哥你别看我呀,你来看看这两个人盯我的表情,哎呦,有谦米救命啊>_
段宜恩从听到王嘉尔略带轻浮的语气就料到他的把戏,但注意王嘉尔乱动的手神情顿时冷下来。“后宫那么多佳丽,还不够?”
“你知道那都是做戏嘛,都把他们当姐妹的。”
先前装作赏花的嫔妃们瞬间安静。我叫你哥哥了,知道你们恩爱,但是这些你们私下说就好了嘛,不要当着我们这样好不。。。
王嘉尔没搭理她们,手伸到了少年衣襟处,“唉?怎么解不开呢”
而乖乖站着的少年更被吓的动也不敢动,倒不是被眼前这个忙着解自己衣服的皇帝,废话,这衣服本来也没盘扣,说是勾搭自己,心早飞身后那个正用眼神杀人的人去了,感觉已经被千刀万剐了,咱还是自救吧。
“皇上,这不合规矩,奴婢先退下了!”
“唉!怕什么呀,那,那个姑娘你过来。”
段宜恩也跟着王嘉尔指的方向看过去,冷笑一声,所有人如临大敌般“噌”就不见了。只有斑斑
和朴珍荣还抱个手靠在树上聊天,“段大人,你把人都吓跑了”朴珍荣弹掉衣服上的灰尘,对着段宜恩不怀好意的笑笑。
“你不是还要准备清剿山贼的事,很闲?”
“走为上计。”留给王嘉尔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慢悠悠地闪了人,斑斑回过神发现周围就自己一个人,而剩下的两个人齐刷刷的望过来,“喂!珍荣哥等等我啊!”
等两个人没了影,王嘉尔才反应过来刚才珍荣的意思,“朴珍荣你又坑我!”不过后来也被他忘到脑后了。段宜恩对王嘉尔的发愣有些气恼,“人都走了,还看?”
“唉,真可惜。”王嘉尔无意识的回答。
段宜恩的脸色又冷了几分,“可惜什么。”
“衣服好看……”
原来吃味的表情立刻笑出了尖尖的虎牙,
王嘉尔有些疑惑“你笑……什……么”话停留在嘴边被眼前人的笑容镇住,已经西下的余晖洒在段宜恩身上,有种似虚似幻的仙气,王嘉尔在被段宜恩拎到书桌前还一直沉浸在刚才的美景中。
“今日的奏章我替你先过了一遍,这是比较紧急的,需要你再审一遍。”段宜恩认真地把奏本一页页翻到原先批注过的地方。
“你都看过了就说明已经决定好了嘛,我不想看了~”
“那怎么行。”
“你帮我吧,我替你研磨,好不好~”
承认又被自家小皇帝萌到了,段宜恩勾起嘴角执笔开始审批。
王嘉尔也很认真,不过是在很认真对着段宜恩犯花痴罢了,啊,好想亲一口,不行!今天一定要反攻>_
王嘉尔擦一把口水,“宜恩呐。”
“嗯?”正皱着眉头思考的人轻应了一声,回过头就被暖融融的一团补上来,唇上一片柔软,王嘉尔闭着眼认真地吻着,段宜恩却有点搞不清楚他的目的,但在恋人面前,谁要做柳下惠呢?王嘉尔有些开心,自己的计划还是很成功的。
  马上要滚到床上时,段宜恩先松开了对方,“臣,做不到。”
    王嘉尔迷迷糊糊的被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人弄得不知所措,怎么突然生分了……还做不到,“这到底是谁在傲娇嘛!”越想越气,干脆占了床铺一半,正准备跟周公相会,窗户被人猛地撞开,随后一团黑影量出刀直奔床上的人刺去。段宜恩推开身边的人与刺客过起招,然而王嘉尔还没等坐起来,人已经被放倒了。
“武功这么高啊”王嘉尔顿时感觉不太妙,忐忑的干笑几声,暗叫糟糕,“难道……朕的反攻没戏了……”
纠结的样子落到了段宜恩眼中,“嘉嘉!伤到哪里了吗?”
  被这声询问吓到回神,发觉段宜恩焦急到有些慌乱的动作,主动抱住还在检查自己身体的人“我没事。”被抱住的人有些诧异,还是回抱住怀里的人,烛光映的添几分温情。
“话说……段宜恩你做礼部尚书真的有点屈才。”
“……”
     “风平浪静”的几天过去,段宜恩先一步叫醒小皇帝早起上朝,而后独自回到自己的住所,房中已经有人等候,见到段宜恩便立刻行礼进入正事,“禀告大人,江州司马王大人和宣城太守金大人……私奔了”
“哦?最”段宜恩憋着笑,示意那人继续。
“额……朴丞相被山贼掳跑,林将军已经飞奔去寻了,还有……啊,您的崔侍郎称病请了几天假,说是闪了腰。”
段宜恩差点没忍住一口茶喷出来,荣宰什么时候有对象了?
“最近新奇的事还真不少,皇上知道么”
“应该在上报。”
“嗯,下去吧。”
眼见人退下,段宜恩才去到正殿,心里还在感叹春天到了啊。刚到殿门口已经听到某人发飙时高八度的烟嗓,而满朝文武已经全乱了套,无奈的摇摇头正直向里走。
“段大人来了,让道!让道!”
朝上的大臣们立刻闪出路让段宜恩过去(拜托,你们官差不多唉)
“大胆,放肆!朕的江州司马和宣城太守私奔竟然不通知朕一声,真是太可恶了!”王嘉尔没注意到段宜恩,仍撅着嘴不停抱怨。
“咳咳”段宜恩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才让王嘉尔发现,
大殿上的人都已经见怪不怪,宫中段大人说话更管事是人尽皆知的,于是看到段宜恩示意退朝后早跑没了影。
“怎么了?”段宜恩还是恭敬的行了礼,
“说好的我看着长大的呢,斑斑和有谦竟然都不通知我!”
“过不了几天会回来的,一时兴起而已。”
“也对,可是还是好气啊!”
〖“哦?难道皇上对臣有所不满”段宜恩调笑看着满腹委屈发不出的王嘉尔,
被盯的人自顾自继续抱怨,“当然不满,朕是九五至尊,一国之君,整个宫里朕‘最大’所以朕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要在,上面!”一口气说完才意识到赌气说了什么的王陛下,还是装出气势满满地瞪着段宜恩。
“呵,您是陛下,陛下,必下,您从来也没上来过,臣身为礼部尚书,礼“上”往来,体力活还是臣来做吧。”
王嘉尔一时被段宜恩的黄腔堵的说不出话来,“既然爱卿如此顽固,那么,有朝一日如果朕不能感化爱卿的话,朕一定会……来人呐,救命啊,非礼啊!”
“陛下,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我们,来日方长。”〗[括号内对话来自原歌词]
王嘉尔向后退了几步,什么鬼?!正想怎么逃跑呢,又突然想到什么,“珍荣是怎么回事,不会有危险吧?”
“在范早就去追了,不用怕”
“这样啊,小七呢?”
“可能,有心上人了”
王陛下表示被喂了一嘴狗粮,并且遭到了背叛,尤其是看着人家腻腻歪歪,不由嫌弃段宜恩的冷淡,不满的嘟起嘴,段宜恩看穿了王嘉尔的心思,“羡慕了”
“没有啊,我就表达一下对他们的愤怒。”
“那我们继续。”
“啊!唔……”惊讶的口型更方便唇舌侵入,略带占有又温柔的段宜恩,让王嘉尔着了迷,醉了心。一夜缱绻
(俗话说的好,非礼勿视……关键是……不会开车>_
“如果我不是皇帝,你不是尚书,是不是就能像百姓一样厮守?”
“记得你跟我说过什么吗,你说你想让人民不再活的水深火热,想看到盛世太平,安居乐业。况且,我们一直在一起,不是吗?”
“嗯,我知道的”
“乖,睡吧,我会永远陪着你”
用我的余生,替你守好江山画图,伴你到生命尽头。
你只要知道,我在便好。
“好,一辈子。”
第二日早朝,喜闻乐见的,金大人与王大人回来了,笑的甚是甜蜜,林将军与段尚书也是神情气爽,心情颇好,不知道在聊着什么。而主角小皇帝和朴丞相以一种极为怪异的姿势进来,朝上的人也识相的装作看不到。
“珍荣啊,你木事吧,”
“还行,还没到山寨口就被他拉回来了。”
“那就好”
“你怎么着,跟你家尚书大人解开心结了”
“嗯!唉?荣宰呢?”
人群中弱弱的传出了一声“皇上,我在这儿呢,”荣宰心中是崩溃的,谁告诉我一下,怎么才请假几天,这几对要闪瞎我么!还有,你们什么眼神,我真的是闪到腰了啊喂!
后来呀,七个人仍旧如最初一般打打闹闹,每个人都是幸福的笑着。抵不过岁月悠悠,大不了一起白首,只要一直一直是一起的……

*我也布吉岛写的啥了,听这首歌很萌就写出来了,感觉写的乱七八糟的,凑活凑活吧              (๑•́ ₃•̀๑)我果然更适合看文,不适合写

评论

热度(16)